鲸歌远洋

如雪寂千山 如鲸落北冥

朋友,炮灰团招人了解一下。帮里什么都没有,就连广告都是抄的。

存脑洞 大学剑网三设定
主要是PvP背景
各种智障段子出没
第一弹

虞啸卿,法学准研究生,本科时年年全优奖学金收割机。
主玩藏剑和苍爹
二少爷不二,由于嫌弃校服扎眼日常穿商城外观。
高冷战场人头叽

(没有废话只会把你砸地上摩擦)

(风来吴山了解一下) 

会指挥
苍爹号一样犀利但是只有亲友知道,很低调,日常上这个号更多,号上收过四个徒弟,变成了真爹(雾
藏剑号也有徒弟,都是亲友小号
不知道为什么两个号徒弟全是狗子(跳不出雪橇三傻,不是阿拉就是二哈)
除了宪宪x

龙文章历史系大三
明明和虞啸卿同龄不知道是留过级还是上学晚现在只能叫人学长。
虽然日常神神叨叨大家一至认为他应该玩个咩或者考个武当山道教学院。
主玩霸刀号,但是以前玩过不少门派,䃼位代练都来得,所以颇受欢迎。
日常哭穷。
和亲友拉了个小帮炮灰团,自己当帮主。
嘴真的欠,关于操作⋯
霸霸还是你爸爸:)
就看他想不想放你水吧。
也会指挥,而且是师座带出来的。
有个策太小号挂在师座藏剑号下当徒弟冒充萌新,被师座发现后找到大号痛扁一顿。
孟烦了的小号喵萝在现场目睹了一切,并且给他敬爱的帮主喂了一颗截元丹(不

宪宪是鲸鱼
比较惨,没赶上80年代鲸鱼爹
(这不是你一直拓破军外观的理由)
后来穿过一段时间朔雪,又拓回去了
因为小醉吐槽你这个像上次运动会烦啦摔残之后她给包的假腿
(孟烦了:原来你知道你包得像假腿吗⋯)
大号炮哥挂在师座苍爹号下
高中开始的学长学弟,现在念大二
师座的狂热粉丝
作为师门里惟一的远程,集体出游的时候一抹唐门蓝在遍地红与黑中清新又倔强(不
脾气上来会飙川味普通话
可以说是炮炮本炮了

孟烦了,人称烦啦小太爷
大二英语专业,老师麦克鲁汉是外教
和建筑系留学生柯林斯关系不错
主玩琴爹,双修
实际嘴炮比输出好
而且经常在帮会集体下本的时候被迫切奶(?
(以至于很难玩的奶歌反而水平不错)
孟:你们看我干嘛?今天是不可能相知的,我死也不会切相知的!

十分钟后
孟:⋯我切。丧门星你个秃驴拉出去重开。
丧门星:哦。

外国友人柯林斯也入了这个游戏
丝毫不顾及本人稀烂的汉语水平——来自孟小太爷的吐槽
一个威风凛凛的金发喵哥,买了很多外观
但是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他是个进jjc只会嘤嘤嘤和自奶的明尊
排进战场只会吱哇乱叫

有一天麦师傅来找孟烦了,结果看见柯林斯在这个位置上打游戏。
一个没忍住,直接抢了他的鼠标。

炮灰团里都是些奇奇怪怪的人。

丧门星是体特生,出身武术世家。
本名叫董刀。
但是因为总拉个脸,大家认识的都叫他丧门星。
丧门星因此注册过无数小号并且改名。
后来自暴自弃,把主玩的大和尚号也改叫了丧门星。

马克沁和克虏伯都是唐门号。
但其实不算他们的号,因为他俩都是外面工作室的,手上一把一把的唐门。
这两个配装还不错的号只是代表一下自己来凑个人头,上线一般是推销。
反正孟烦了是拒绝承认两个前凸后翘的炮姐背后是两个胖大汉的。

迷龙是东北师范的,大二。
不知道咋进去的,反正不是体特。
以前是个日天日地的丐哥。
人生最大爱好就是插旗和野外墩墩墩五七万。
臭名昭著。
后来龙文章把他打服了,就跟着进帮;这是人生第一次翻水。
人生第二次翻水是遇见他情缘。
那天他一个人在扬州城门游荡,看见一个穿外观的美丽毒姐,一时心旌荡漾点了插旗。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这是一个伤害爆炸的毒经麻麻。

毒经麻麻大名上官戒慈。是隔壁医学院临床医药的大三学姐。
医学院一朵玫瑰花,又暴烈又漂亮,把个迷龙制的服服贴贴。
包括插旗。
迷龙就憋屈。老让媳妇按着摩擦不是个事啊,大老爷们,要脸。
为了形象问题,他就想换个职业玩玩。
五毒不是脚短么。
那行,我整个天策吧,有马。
于是他买了个军爷。
跑可快了,还比原来好看。
上官知道后默默给自己的冰秀转了服。
至于后来迷龙是怎么开了任驰骋又被雷电法王怼下马,这都是后话了。

豆饼还在上高中,玩了个小策太,每天跟在师父迷龙后面喊迷龙哥迷龙哥。
孟烦了总担心他那匹绿吃货把他头上的须须也嚼了。

还有郝西川郝老爷子。
郝老爷子打游戏是个意外。
帮会里的人三次大多都认识。比如不辣蛇屁股阿译都是孟小太爷舍友。
郝老爷子家儿子就住对门宿舍,大一大家一来二去混熟了,建个气纯道长就入了伙。
结果这家伙是个建筑狗。
在打游戏成仙和肝渲染成仁间小郝同学果断选择了后者。
那这号怎么办呢?心血啊。
小郝说没事,给我爸带吧,刚好带带孙子预防下老年痴呆。
孟烦了瞅着他两大黑眼圈子,心说你怕不是熬夜熬得脑壳子出问题。
不懂你们学艺术进来的脑回路。

郝老爷子不知道,他给大家插气场插得挺开心的。
后来小郝同学回来又玩了个咩太,剑纯。没几天又交到老爹手上。
老爷子比白捡一儿子还乐呵。
得,现在真是生男生女不如生太极了。

阿译是个黄叽。
不犀利,脸滚键盘的那种。手一握鼠标就开始抖,问水和山居都切不死人。竞技场组到队那是bug,一个玉泉出去自己都不知道在哪里。
龙文章不信这个邪,说上你号我来试试。
结果完全找不出阿译菜鸡的理由。
龙文章:你这装不是配挺好的吗,意识也有,也不是新手了,jjc就这分啊?
阿译哭腔嚎起来说我就是紧张。
但你不可以忽略阿译同学对各个门派的理论成就。
后来他就基本不上场了,安心在YY给大家当狗头军师。
直到有一天喝醉在公用频道飙歌被全体从YY到各帮群一至同意禁言。

评论(4)

热度(21)